博客网 >

贰零零柒年拾壹月伍日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  父亲又是这样短暂的停留后匆匆离去了,本来平静的我突然有点难受,我上去拥抱了一下他,感觉到父亲用力的拥了我几下。这种感觉更像是一种表达,一种无法用语言阐释的表达,也许只有我和父亲的内心才能感受到的,但是,现在,两个男人之间似乎无法把这种感动用语言释放出来,只是在内心,隐隐地,有力的在心底留下些永远不能抹去的东西。

  现在,我的嗓子有些酸痛,想起从楼上看到的父亲的背影时更加的阵痛一下。父亲已经离开了,这时我才想起还有很多话要对他讲,这时我才想起应该和他交交心,这时我才想起应该给他带上些家里的油饼。现在不仅仅是嗓子的酸痛了,更是眼泪的咸涩。

  其实,和父亲这样男人式的拥抱寥寥无几,但每次都烙在心里。怕我不够坚强,和他一起的时候总是显得无所谓的样子,而一转身离开的时候,心里就开始翻浆似的乱搅。

  他老了。这是我一直躲避并且内心不敢承认的字眼。当他说起种种不再如前的状况时,我说我也会有那样的情况发生,试图安慰他,也试图说服自己他还没老,可是光阴的故事是如此强大的,根本无法阻止情节的发展,光阴之箭无情的考验着他的身体和他的一切。

  其实我知道,我们需要心灵上的相互温暖。

<< 怪不得社会主义好呢! / Pride and Joy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mmmzy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